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阴阳师/御魂】昔

*我流御魂,私设如山ooc
*不知所云
*cp藏针,八岐大蛇怒刷boss存在感
*针女的自称“妾”不是妾身的意思,大概是“老娘我”的意思x

3.
针女睁开眼睛,不知怎的就梦到了她初为八岐大蛇手下时的场景。平安京的夜里静的很,塔外的木鱼声没停,扰了她的清梦。

她抬手按了按额头,走到窗边往外看,心说这和尚不需要休息吗?真是个……

针女咬牙切齿的低声抱怨:“木头。”

御魂塔中总是少不了来惹事的阴阳师,八岐大蛇向来不愿与他们打交道,这些事便也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塔中好战的御魂身上了。

“呿,不自量力。”针女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血迹,敛起身上的针尖,走到刚刚倒下的几具尸体边,有些不耐的冲一旁的人皱起了眉,“和尚,你在做什么?”

地藏像垂着眼,嘴里念着针女听不懂的佛经,身上悬浮着金色的佛光咒印。待到后者几乎是没了耐心的时候,他才抬起头,淡然的回应道:“超度。”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针女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忍不住笑出了声,等到笑的差不多了才揉掉眼角的泪珠,问道,“你说超度?”

地藏像沉默不语。

“我说啊……你连自己都渡不了,却又如何要为他们超度?”针女眼中毫不掩饰的表露出了嘲讽的意味,“收起你的假慈悲吧。”

地藏像的表情没有变化,看着针女走过自己面前才微微皱起眉:“你受伤了。”

针女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确实有几道被符咒打出来的伤痕,但也仅此而已,针女对这种程度的伤从不在意,便也没做什么回答。

“为什么不防守呢?”地藏像问。

“妾不做无意义之事。”针女毫不在意的活动了一下手臂,“与其有那个时间,不如尽早解决敌人,不是吗?”

“相比一味的忍让,进攻便是妾的防守方式。”针女抬手正了正别在发上的饰品,轻声道,“莫要再说那些个大道理了,我们的生存方式永远不可能相同。”

地藏像生前是个僧人。

那时正值动荡,妖魅并出,每每都有惨死冤死的平民。

地藏像便是那个时候出了寺门,走遍了这片大地,超度一个个亡魂。

后来,他行至一座府前,里面火光冲天,宅院里的血都流到了门口——那是他见过最凄惨的场面,因与以往不同,这是人为,并非鬼怪作祟。

他站在门前,垂下眼念起经文,佛光渐渐笼罩住整个府邸,但很快的,佛光又渐渐散去了。

地藏像愣了愣,他感觉到这宅子里有很重的怨气,往常也见过怨气极深的游魂,但这次不管如何,宅子中的游魂仍是无法被超度。

然后他便见到了一条有九头的巨蟒出现在宅子中,地藏像站在门外向里看去,巨蟒渐渐化成人形,同时他也见到了那股怨气的来源——院子当中坐着一个红衣女子的鬼魂,他后退两步,似有不甘的走了。

他再次见到八岐大蛇,也已是他死了的时候。

八岐大蛇更为意外的看着面前的僧人,他虽为上古神,但毕竟也是邪神,这种僧人即便生前没什么大作为,也是可以早早投胎转世的,像这种躲开冥界的人跑来找他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地藏像坐在八岐大蛇对面,垂眸不语。半晌,听对方开口:汝可知入御魂塔会有何后果?

地藏像微微颔首:知。

八岐大蛇来了兴致:真是有趣的人类,吾更好奇汝的理由。

我超度过很多人。地藏像说的很轻: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我的命数已到。

八岐大蛇的表情略动了动:汝想不死不灭,然后去继续超度那些人?

地藏像像是习惯性的念了句佛经,答道:佛不渡世。

汝也不能。八岐大蛇冷哼一声:既为妖,何需留情?即便如此,汝也想入御魂塔?

地藏像闭上眼,又想起那座府邸中的女子,他缓缓睁开眼,微微笑道:是。

入御魂塔,即为妖,弃六道轮回,死而不可转世,是为不死不灭之身,若终有一日形灭,则神形俱散。

评论(3)
热度(18)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