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无双x刀乱】我的武器突然变成了人怎么办?![02]

*有生之年的更新
*刀剑乱舞x无双大蛇的联动
*原创男审有,剧情仍旧私设如山ooc

[02]

所有人都很懵逼。
五位付丧神好不容易把最下面的长谷部搀了起来,药研一边给他拍灰一边念叨幸亏出来前大家都带了御守,然后所有人在意识到这不是手合演练出阵的时候都沉默了。
明智光秀和森兰丸是最早反应过来的,手上两把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儿翻出来的,抽出来架脖子上也就分分钟的事,那边烛台切和鹤丸也是闪身的功夫就把刀给挡了回去。
虽然说现在的场景有点懵逼但是不影响久经厮杀的付丧神对环境的认知,这种时刻基本上就是要全员拔刀了。
随即咔哒一声。
在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僵硬着转过头看织田信长拿着一把火枪。
没等谁开口说句帅气的开场白呢,不动行光盯着衣服上的木瓜纹一下子就扑过去了。
一边扑一边喊着“信长公我好想您啊呜呜呜——”
喊的一屋子人都傻了。
其实药研一开始也注意到了这屋子里人的身份好像都,都挺微妙,但是他们的存在更微妙啊,本着能不惹事就不惹事的原则,药研忍住了“认亲”的冲动。
长谷部一时砸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结果行光没忍住,扑的这叫一个措手不及。
那场面啊,仿佛离家出走多日的儿子找到了亲爹一样。
所以亲妈就不乐意了。
当浓姬面无表情的不知道要从哪个次元掏出一把加特林的时候,森兰丸和阿市已经上去一人一条胳膊拦住了她。
“浓姬大人/嫂子冷静啊冷静——!!!”
浅井长政吃下第三个包子的时候,屋里再次混乱了起来。

一期一振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
先不说本丸被攻击然后大家疑似被卷入了一个奇怪的时空位面,就单单是自己身边除了鲶尾骨喰之外只剩下三日月的现状,他也没有办法淡定。
“一期哥你冷静一点。”鲶尾尝试着安抚兄长脆弱幼小的心灵,然而一期仍旧是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的弟弟们在哪儿”的生无可恋脸。
“就现状而言,也并非是最坏的?”三日月开口。
“不会有比这更坏的情况了……”一期一振手扶额头。
“……或许有。”骨喰站起来瞥了一眼围上来的士兵,抽出自己的本体刀横在身前。
三日月按住骨喰的肩膀,看着人群中走出来的人不由得笑了笑:“现在看来,放弃抵抗或许对我们来说更有利?”
一期一振看了看三日月,又瞥见不远处扬起的旗帜,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审神者和女娲对视了五秒,然后把头扭了过去。
“我要回家,其他的免谈。”
“年轻人,有点追求——”女娲强行掰过他的头和自己对视,“想想自己马上能打怪刷级击败boss迎娶公主成为人生赢家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啊?”
“……你告诉我这里的公主有哪个没主,或者说哪个老公我打得过。”
“……没有。”
“让我回家。”
“现在年轻人怎么这么没追求!”女娲伸手戳了戳审神者额头。
“我挺有追求的啊。”审神者一脸认真,“但是我的本丸已经有那么多刀剑了,现在放弃他们追求别的,显得咱有病一样。”
女娲可能觉得自己是安利不成了,然后她拍了拍手,后面的树林里走出来俩人。审神者惊恐的看了一眼女娲:“你要干什么!?”
“交给你们了。”
审神者还没等再说点什么,身边的山姥切国広猛的抽出刀挡在他身前,面色不悦的看着他们。

丰臣家的营地里。
三日月捧着茶笑道:“并不是最差的结果,对吗,一期?”
“……是啊。”一期一振面色复杂的回答。
鲶尾捂着脸理思路:他们刚才是在自家门口怼溯行军来着……然后天空突然漏了把他们吸了进去……醒来之后……他们居然出现在了丰臣军的营地十米开外的地方?!
骨喰在一边默默地喝了口茶以掩饰自己的惊讶:主上真是个神奇的生物。
也难怪,搁谁谁不惊讶?虽说活了几百年乃至千年的刀剑什么没见过,但是哪有在现世正拯救世界维护历史呢,突然死了都快几百年的原本的主君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或者说自己突然以付丧神的形态出现在他们面前的?
骨喰和鲶尾很愁,一期也很愁。
既然回到原主身边了,该不会以前经历的事还要再经历一次?
一期一振突然抱臂轻轻抖了抖,三日月宗近放下茶杯,将手搭在了一期的肩上:“没关系的一期,我们都在。”
鲶尾呵呵呵呵的转过头,一巴掌打翻这碗狗粮。

评论(3)
热度(35)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