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刀剑乱舞】审神者的日常(生病篇)

*睡不着撸个段子
*傲娇(?)被被x男审神者
*过两天开个审神者系列的坑好了x

“国広……我要死了……”审神者躺在床上,一脸神志不清的去摸山姥切国広的披风,“国広……国広……”
山姥切国広一手端水一手拿药,看在审神者目前病重的份上没有把人一脚踹开:“够了,您快吃药。”
审神者抬眼看了看对方手里的东西,歪头瘫回到床上,滚动着大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咳——!!”
——然而就在张嘴的一瞬间,药片被扔进了嘴里。
山姥切国広看着人爬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拍胸口:药已经吃下去了。然后把水递了过去:“您就不能乖乖吃药吗?”
顺好气的审神者听到这话顿了顿,然后很认真的摇摇头:“我不吃,我没病。”
山姥切国広心说智障都不会承认自己是智障这个道理难道不是您说的么?转念一想,算了,都烧成这样了就不和他计较这个问题了。
“国広啊……”审神者躺回床上,目光放空,“如果我快要死了,你会答应和我交往吗?”
“不会。”
“……太坚决了吧?”
“坚决不会。”
“……”
审神者哼唧一声翻了个身:“国広你真是……骗骗我也好啊……”
“因为您不会死的。”山姥切国広轻声道,“这个前提不成立。”
“人都是会死的。”审神者闭上眼睛,“我会和你的原主们一样,生老病死,最后沉睡在地下……然后你会忘了我吗?”
“不会。”山姥切国広将杯子收好,起身走出房间,“您说过,祸害遗千年。”
审神者前一秒还在感动的少男心吧唧碎了一地:“……国広——!”
刚刚回到本丸的第二部队听到审神者这一声愣了愣,为首的萤丸歪歪头看向审神者的房间方向:“主上这是……好了?”
山姥切国広扯着头顶的披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可还等着您好起来呢啊。

评论(2)
热度(30)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