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双审】审神者有个哥哥是什么感觉(下)

*大概是结局了,给个评论吧——
*这个走向和一开始想的不一样啊……
*私设如山ooc,审神者和他哥哥的故事
*莫名其妙的边写边哭,顺推许嵩和黄龄的惊鸿一面

审神者一直觉得他哥是个茬子,从未怀疑过。其搞事程度不亚于鹤丸,但是偏偏人家就是搞事了你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尤其是在欺负审神者的这件事上。
所以审神者一直觉得自己可能是抱养的,自己肯定不是老爷子的亲儿子,只有他哥才是。
每当审神者这么和自己媳妇控诉的时候,后者都会关爱的摸摸他的头:老爷子怎么就这么有闲心捡个长得差不多的呢?
审神者不服,且坚定的觉得自己是捡来的。这个时候就会有那么一句人神共愤的经典名言——
“你啊,你看看别人家的哥哥!”审神者怒指正在给弟弟们夹菜的一期、江雪、山伏国広。
斋藤月面不改色的把被扔进自己碗里的洋葱吃掉,反转筷子敲了敲审神者的头:“你怎么不看看别人家的弟弟呢?”说着手指被点到名字抬头嘴角还沾着酱汁和饭粒的粟田口短刀、宗三左文字、山姥切国広。
审神者想反驳这句话,但是他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办法反驳!
意识到这一点的审神者突然觉得自己现在仿佛陷入苦战,抬头看了看桌上的刀剑们,审神者很心痛:你们居然不帮我说话!哪怕扯开个话题也好啊!
气的审神者顺手就把他哥碗里的肉夹走吃了。

斋藤月坐在审神者日常开会的座位上,单手撑着头,一边翻着被涂鸦的仿佛小学生作业本的工作日志一边当着近侍组的面数落审神者:“你能不能练练你那字?多大人了还跟小学生似的?开会的时候不要开小差摸鱼,你对得起认真汇报的近侍们吗?还有,开会的时候能不能不睡觉!这个毛病我说你多少次了!还抖腿!一想睡觉就抖腿!你给我站起来!”
原本趴在药研旁边的审神者“噌”的站了起来,愣了三秒之后弱弱的举起手:“哥你的高冷人设崩了。”
“闭嘴,别以为你躲在药研旁边我就看不着你——”
“药研,你太矮了。”
“大将,您是以什么立场说这句话的?”
“够了!……羽你给我回屋面壁去,晚饭的时候再出来。”斋藤月叹了口气,忍不住扶额,“前田,你去把他屋里的电给断了。”
审神者再一次坚定了自己不是亲生的想法。

被断电的日子简直痛不欲生,审神者犹如一条咸鱼一样瘫在床上,他觉得自己要是写一本自传的话,大概每页都有他哥,书名都想好了——那些年被亲哥虐待的日子。
审神者翻了个身,开始每日三省吾身:虽然智商高,但他还是很清楚自己综合来说,大概还是个战五渣的。
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活了这么多年,除了颜值和智商以外一无所有。
对此,审神者的亲哥亲媳妇亲近侍言简意赅的表达了自己的内心想法:
——呵呵?
面对外界的打击,审神者从来都是不把这些放在心上的,但是这次不一样,他哥千里迢迢的来一趟一定不是为了简单打击他一下而已——没准这回真要回家了。
回家啊……回家也没什么不好的。审神者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回家之后把学业补完,然后帮老爷子打理一下家里,相个亲结个婚,安安稳稳过完后半辈子。
也没什么不好的。审神者想着,翻个身睡了。
第二天斋藤月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收拾完行李的审神者正坐在桌子前发呆,看到他进来后才回过神“啊”了一声,起身就要去拿行李。
“你在干什么?”
审神者指了指行李:“该回去了吧?我都收拾好了。”
斋藤月愣了一下:“你打算回去了?”
“啊……是啊。”审神者挠挠头,“跟着我这样的审神者也没什么前途,换一个主上会更好吧?回去也挺好的……挺好的……”
斋藤月皱了皱眉:“做出这样的决定,得到其他人的同意了吗?”
“……这个啊……”审神者扬起头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应该没问题吧?换一个更优秀的主上这种事,应该不会有人不同意。”
“而且我是主上吧?这种事我应该是可以做主的。嗯……虽然很舍不得大家,但是想想这样大概也是最好的结局吧。
“我们虽然被称为审神者,是聆听神谕审判神明之人,但终究也只是普通人而已,不过是他们几百年几千年的岁月里所经历的,最平凡的一位主君而已。……至于离开,我们会老会死,迟早会有这样一天的。”审神者的声音很轻,说的也很平静,屋子里一时间没人再开口说什么,审神者有些尴尬的干笑两声,“呃……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晚饭吃啥啊?”
“……”斋藤月叹了口气,绕到审神者身后把门关上,“想哭就哭,别忍着。”
“哥你说什么呢?我有什么可哭的……这是什么冷笑话吗哈哈哈哈哈哈……”审神者捂着脸嗤嗤的笑,然后肩膀抖了抖,笑声颤抖着转成哭腔。
斋藤月看着审神者跪坐在地上哭的跟个孩子似的,走过去拍了拍他后背:“好了好了,哭一会儿就行了,多大的人了……”
“呜……你、你让我哭的……我都、我都要走了……你还不让我哭痛快了……?”审神者把脸埋在斋藤月肩上,吸了吸鼻子,“我不想回家……我不想走……”
“那你收拾什么东西啊?……别往我衣服上蹭鼻涕。”
“都没人留我啊……呜……”审神者哭的更厉害了,“我……我知道我没用,没什么远大的抱负……但是我真的想留下来……”
斋藤月叹着气把人带进怀里摸了摸头安抚着:“我知道,你对这个本丸的感情……”
“哥啊……”审神者抬起头打断对方的话,揉了揉哭的跟兔子一样的眼睛,冲着斋藤月扯了扯嘴角,“……我们回家吧。”

评论(6)
热度(19)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