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物鲶】人鱼的观赏说明(一)

*现代paro,人类物x人鱼鲶
*东方传说版本人鱼(鲛人)
*文名走心,画风走胃,饿了概不负责
*私设如山ooc,画风突变注意食用
*we need 同好,群号:452727706

物吉贞宗是D大的大三在读生,现在正在景色优美环境良好的海景房里百无聊赖的涂鸦。
原本他是计划在家咸鱼一般度过这几个月暑假的,没想到一直在国外留学的兄弟赶着假期回来了。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兴致,一见面就拽着他要去海边度假。
望着窗外炎炎烈日,物吉贞宗叼着冰棍握着笔,觉得无非就是换了个地方吃冰棍,倒也没差。
只不过说是度假,物吉贞宗到这儿三天就弄明白了一件事——他是被坑了,他亲爱的兄弟只是找他来帮忙看个房子。
居然还美名其曰“海边物种多,你正好把社会实践的观察报告写了。”
去你的物种多。物吉贞宗看着外面的太阳,就算有美人鱼观察能怎样?他宁可去菜市场买条鲤鱼——至少观察完还能做顿菜。

可能是觉得来都来了,不出去确实对不起自己,于是赶着降温的几天,物吉贞宗终于舍得迈出了房子大门。
海边无非就是沙滩,海水,泳装,肉肉肉——物吉贞宗扫了一圈,有点无奈:我来这儿干啥啊,海边还不都是一样的?美女哪儿没有啊非得来海边,这不闲的?
越想越气,物吉贞宗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往礁石上面一坐,思考着今天晚上吃啥。
物吉贞宗喜欢吃海产品,所以来海边也不是没好处——至少海鲜多,还有鱼,各种鱼。这会儿脑内正循环鱼的一百零一种吃法的时候,那边迎面一个浪就糊脸上了。
物吉贞宗抹了把脸,咋的这么快就遭报应了?
这么想着,一低头看着条鱼。
所谓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可能就这么回事,物吉贞宗从石头上跳下来,心说晚饭可能是有着落了。
那鱼看不出什么品种,像鲤像鲶,通身黑紫色的,差不多成年人巴掌大小,那么一条,愣愣的拍在沙滩上,不停的扑腾扭动,妄图扭回海里。
物吉贞宗把鱼拎起来回家的时候突然又不想吃它了,也不是说突然发什么善心,就是烧水的时候看着那鱼嗓子突然有点堵。
算了吧养着吧。物吉贞宗找了个盆,接了点水把鱼扔里了。
吃了晚饭,物吉贞宗开始写报告,吃多了还不运动,一提笔困的跟狗似的。刚画完个外形,脑子一歪,脸就贴本子上了。
夜里,水盆里的鱼游到盆边,仰着头看着倒在沙发上睡得正熟的少年,摆摆尾巴潜回水里。

鱼在盆里养了两天,物吉贞宗每天早起看一眼,晚上临睡看一眼,好像跟上心了准备养似的,实际上他只是好奇:这鱼怎么不死呢?
这个疑问是正常的,海鱼在淡水里活的这么自在就算了,他也没给喂吃的,这鱼看着他也不害怕,看他伸手还游过来绕着看两圈。
物吉贞宗随随便便又记了两天,看差不多能糊弄完事了,这边撸胳膊挽袖子准备把鱼炖了。
鱼好啊,川鲁粤淮扬,闽浙湘本帮,啥菜系都有鱼的吃法,光是川菜就有一百零一种鱼的吃法。物吉贞宗心一横,刚把鱼拎起来,菜板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呢,抬眼一看鱼,哭了。
那鱼嘴一张一合的,大眼睛转转悠悠盯着他,好像是看着他呢,一晃一晃的往外流水。
物吉贞宗顿了顿,抬手就把鱼敲懵了。

鱼转醒的时候在水里,还是那个盆,里面的水来回晃悠——物吉贞宗就端着这个盆往海边走。
正是晚上,海滩边人不多,物吉贞宗走的这个地方也绕过了烧烤的摊子,鱼就躺盆里,感受着这个晃动的幅度。
走出了一段距离,物吉贞宗站到了大概水没小腿的位置,把盆往海面上一放,一副语重心长的看着鱼。
“别看我。”物吉贞宗扒着盆边偏了偏头,“鱼吃多了,上火。”
盆里的鱼好像听懂了似的,咕嘟了一个泡。
“我把你放回去,你小心点别被大鱼吃了。”物吉贞宗捏着鱼尾巴把鱼拎起来了,盯着那双大眼睛哼哼,“看什么看,再看就烤了你,看着那个烧烤摊了吗?”
物吉贞宗哼唧够了,一松手,鱼身一扭就跳回海里了,然后掉头仰着看物吉贞宗。后者蹲下戳了戳鱼头:“还不走?想让我烤了你?”
鱼蹭了蹭他的手,然后一个甩尾,掀起一阵浪花拍到了物吉贞宗脸上,等人抹完脸上的水的时候,那鱼早就没影了。
感觉自己做了件好事却不小心湿身的物吉贞宗突然很气:还不如烤了呢。

物吉贞宗睁眼的时候,周围满是海水,眼前游过去一排小鱼苗,要不是海水沙的眼睛疼,一张嘴都在吐泡泡,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刚刚发生了什么来着?物吉贞宗迅速的反应了一会儿,他刚才好像是蹲在礁石上钓鱼来着?怎么这会儿自己进水里了?
时间推回半日之前。
物吉贞宗把鱼放回去之后在家宅了两天,报告写完了,在这儿看着房子也没空跟同学出去聚会,前几天还有条鱼陪着,这会儿突然觉得好像没什么事可做了。
古人教导我们,有困难要上,没困难找困难也得上。这话到这同理,没事也得找点事做。物吉贞宗秉着这个想法,在海滩买了个鱼竿。
也不知道卖鱼竿的摊主什么想法吧,拿着鱼竿坐在礁石上的物吉贞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想法。
然后在他看到自己鱼竿旁边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后,他就没有什么想法了。
午后的阳光正好,物吉贞宗觉得自己跟烧烤摊上的鱼一样,烤的外焦里嫩古铜色,都出幻觉了。
一开始物吉以为是有谁在这儿潜水,可看那少年身上好像也没什么装备——连个泳镜都没带。然后他就想,不能是溺水了吧?再看人家那泰然自若的神态,比自己还像个正常人,这光天化日的总不能是水鬼吧?物吉贞宗被盯得有点发毛,颤着音开口了:“你是溺水了吗?”少年摇摇头。
物吉又问:“你找人?”少年没回话,就盯着他看,硬生生给他看的想扔了鱼竿跑路。
是非之地啊。物吉贞宗如是想,刚拿着鱼竿准备起身,转身不到两秒的时间里突然感觉有人拽他,然后噗通一声,连人带鱼竿一起栽进了海里。
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经历了什么的物吉贞宗有点懵,自己这是死了还是没死啊?这看着也不像是浅海了,往上一看,海平面少说二十米开外。
老人们说的水鬼找替身?这大白天的还了得了?自己死的是不是太仓促了点?连水鬼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就这么死了?
物吉贞宗觉着自己身子越来越重,不停的往下沉,眼皮也跟灌了铅一样,嘴里突突的往外冒泡。眼睛快闭上的时候视线里突然出现个人影,好像长得还挺好看的,一头长发,下面还是鱼尾。
鱼尾?物吉贞宗仅剩的一丝理智努力的消化着这个信息:我这是……到了归墟?
百川汇聚之地,下有谷壑,往生之灵所往,名曰归墟。

评论
热度(37)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