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双审】审神者有个哥哥是什么感觉[中下?]

*有生之年的更新
*我胡汉三又回(医院)来啦!
*私设如山ooc,审神者和他哥哥的故事
*前情提要看“织田羽”tag,下一章完结( づ ωど)

第二天,全本丸的刀都翘掉了出阵远征内番的工作,有组织有规矩的围观审神者被哥哥虐的场景。

“没有安排手合番么?”斋藤月看着围坐在一边的刀剑们问。

审神者啊了一声,开始翻自己记录工作的本子:“不对啊,明明安排了兼桑和清光……你俩给我过来!!!!”场外的两把刀十分默契的把头扭了过去。

“不用了。”斋藤月把审神者和刀往场地中间一扔,“先检查一下你好了。”

“不不不哥咱们再聊聊——”

“一,二……”

审神者迅速蹲下捡起地上的刀。

“请,请手下留情……”

“看心情。”

然后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吊打。看着被打的很惨想还手但是不知道是不敢还手还是没机会还手的审神者,围观的刀剑们不约而同的捂上了眼睛。

“你在想什么?”斋藤月皱着眉把刀架在审神者脖子上,“不认真的话,在战场上是会丢掉性命的。”

“哥……”审神者把架在脖子上的刀尖挪了挪,“……要不要这么认真啊?我可是你亲弟弟……”

斋藤月收了刀,瞥了他一眼:“连姓氏都可以不要的弟弟,留着有什么用?”

“呃……”审神者有些心虚的把头扭了过去。

“这一项,你觉得自己过了么?”

周围的刀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审神者蹲在原地捂脸,等人走远了之后才站起来对着周围的刀剑开始指指点点:“干啥啊!造反啊你们!!!不过了是不是!!!!”

刀剑们互看几眼,立刻转移话题。

“今天天气不错啊。”

“该吃午饭了呢~”

“光忠——要吃蛋包饭——”

“一期尼,昨天我们买回来了团子和大福哦~”

“喂!看着我的眼睛!回来!”

感觉自己被手下们出卖了的审神者窝在房间里十分忧郁的……打游戏。

“我真是受够了!为什么大哥就不能像别人家的哥哥一样!?”连输二十七把的审神者吧唧一声摔了手里的游戏机,“这个三无抖S变态基佬!啊啊啊啊啊啊!!!!”

在屋里滚成一团的审神者完全没有发现门外早就已经站了人,只是在敲门声响起的一瞬间钻进了被子里。三秒钟后,门自己开了。

救救救救命……大魔王来了……审神者内心的小人飞奔着嘶吼着,仿佛一只被草泥马附体的土拨鼠,发出了“啊——”的尖叫声。而本体正装作淡定地把自己缩成一个球来降低存在感——但是这个抖得不停的球还是暴露了他是个怂比的事实。

斋藤月把盘子摆到桌上,转头看了一眼自家弟弟,然后放最后一盘的时候故意用了点力气,盘子敲击桌面的声音格外明显,审神者差点裹着被子跳起来。

“别装了,过来吃饭。”

“……”审神者把眼睛一闭开始装死。

“你起不起来?”斋藤月像是往这边走了两步,审神者吓得赶紧往墙边缩:“哥哥哥你别过来有话好好说你离我远点嗷——!”

斋藤月啪的把门关上,一脸担忧的看着裹着被子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审神者,终于忍不住吐槽道:“我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弟弟?”

“……你就是这么污蔑你可爱的兄弟的吗?!”

“这是陈述事实。”

蠢弟弟一脸生无可恋的保持着过冬的状态扭动到桌子边开始扒饭。

“你不热吗?”

“怕死。”

“……”斋藤月按了按额头,忍着现在就揍他一顿的心情,放轻了语气安慰道,“我不会揍你的——就算我要揍你,你以为盖着被子能有什么作用吗?”

审神者一拍桌子尖叫:“你就是要揍我!我告诉你这日子没法过了兄弟没法做了你出了这个门咱一拍两散!”

“继续。”斋藤月一脸呵呵,“几个月不见胆子大了?”

“我告诉你——!”审神者拍着桌子就要站起来,结果被对方一个眼神瞪怂了,又坐了回去,“都都都是审神者谁怕谁……”

斋藤月:“呵呵。”

审神者想掀了桌子,但是想想如果这么做了,可能晚上他就会被捆在房梁上吊打,皮鞭沾凉水啪啪啪啪——
这事儿斋藤月又不是没干过,当年他逃课撩妹儿被发现的时候那可都是被自家大哥当众捞起扛在肩上回的家——然后关屋里揍。而且就算到现在他也才一米七,当年……最多也就一米六五,往斋藤月一米八多的小伙子身边一站跟个小鸡崽子似的,无数大爷大妈见了面就说“哎呀你妹妹长的真可爱!”,然后摸摸头给块糖。

这其实审神者是拒绝的,谁家老爷们让人认成小姑娘能高兴啊?还摸头!摸秃了咋整!然后往往他要吐槽的时候,他哥就会在边上不冷不热的说:“快谢谢人家。”

“……谢谢。”

审神者觉得他也不想怂,问题就是武力悬殊太大了!太!大!了!因为他哥能扛着两袋子大米上七楼不喘气,后来一度说那两袋大米都比他重——他觉得身为男人的尊严没有了,自己居然都没有两袋大米重!!!何等的耻辱!!!

——虽然实际上他在他哥面前就没有“尊严”二字可言。

不过到最后审神者也放弃了:不就矮吗?我穿女装行了吧?但是对和服如此热衷的原因归根到底不还是他那女装穿上那叫一个……平。每当买了新衣服之后,审神者觉得都这个世界对他满满的恶意。

一米七能干啥……可能区别只在于他哥扛他的时候他的长度会从腰到腿吧……

审神者惆怅的扒拉饭,斋藤月在旁边翻他的工作日志,然后往后翻了两页,头也不抬的问:“你上课摸鱼的习惯能不能改改?我以前一直以为英语书是彩图底的,后来才知道那是你自己画的。”

“又不光我一个人。”审神者翻了个白眼,“别翻我东西,讨厌你。”

“讨厌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老大!”审神者一脸骄傲,“你去问问那些人!你认识他们时间长认识我时间长!”

“……吃你的饭。”

审神者吃完饭的时候身后的被子都已经掉到腰上了,斋藤月倒也没去揍他,反而把衣服给人理好了。收走了碗筷,临出门的时候,突然站住问了一句:“那就是你对我的评价吗?”

“啊……?”审神者突然懵逼,他说啥了来着?

斋藤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冲人笑了一下,随即转身出去:“没事。”

评论(4)
热度(27)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