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刺客/仲孟】长生——天枢篇 Ⅰ

*大概要写个系列x
*私设如山ooc
*长生梗取灵魂摆渡Ⅱ,原创人物有(都是龙套)

序、
钧天历三三零年,天枢起,新王立,革国内之政,征诸国,收天下。又五年,钧天重立,共主名为——仲堃仪。

一、
共主近来的心情不好。
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新任共主虽说勤政爱民,治国有方,是个百姓口中的贤明君主,可只有王上身边的人才知道,他们这共主性子一直都奇怪的很。
世人皆知,这仲堃仪是寒门出身,幸得前天枢王的赏识,年纪轻轻就当了上大夫。只可惜这天枢国的财政权是王上和贵族世家平分,三大世家于朝中关系盘根错杂,即便是王上,想要扳倒他们也并非易事,更不要说仲堃仪这种无依无靠的学子能翻起如何云浪。
没人知道为何那天枢王如此看重仲堃仪,他们只道这仲堃仪当真是贤能之人,如此人才能够得以重用,实属天枢之幸。
只是没人想到,天枢大业未成,先帝年纪轻轻便殒了。
虽说这明眼人都知道是三大世家动的手脚,可结局已定,谁又能改变什么呢?唯一的变数怕就是那天枢国的玺印和兵符,天枢王临终前悄悄托付于仲堃仪,望他有朝一日可以扭转这天下局面,万幸的是,这仲堃仪不仅是个贤能之人,也是个忠义之人,不仅成为了共主,那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报了当年的弑君之仇。
只是那之后,仲堃仪的性子就有些不大对劲。
共主的寝宫正是原本的天枢王宫,起初还好,自从三大世家被彻底除根后,共主总是在夜半惊醒,像是癔症了一样,看着谁都是一脸的凶相,吓得侍卫宫人都不敢靠近寝宫。
有人说,这是遇着梦魇了。
共主的精神状况愈来愈糟,上朝的时候总是没有精神,大臣们就犯起了愁,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多过问什么,一时间朝堂之上的气氛凝重了许多。
仲堃仪也知道这不是办法,便下令张贴皇榜,能够消除他梦魇的人,赏银千两。这揭榜进宫的人不少,可梦魇却一直扰着仲堃仪,甚至愈发强烈。直到有一日,宫外来了一个人,那人像是个道士,看着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没拿什么东西,就只有一张皇榜,对着守门的侍卫言语了几句便被放进去了。
仲堃仪看着眼前的人,也懒得多加言语,看那人不守礼数的在宫殿里转了一圈才开口:“你能治好本王的病?”
那人笑了笑,并未答话,只是走到书桌旁,看着上面摆着的玺印,将手覆了上去。
“放肆!”仲堃仪皱起眉,“共主玉印岂是你能碰的!”
“王上,恕我直言。”那人收回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不是共主玉印吧?”
仲堃仪愣在原地,看着他精准的找到了一幅画像:“这是天枢的玉印,是他,天枢王,亲手交给你的。”
“你想说什么?”仲堃仪略有怒意的看着他手里的那副画——那上面画着一个身着绿衣的少年。
“王上这梦魇,怕是与这画像和玉印有关。”他忽的笑了起来,“王上可知道自己的梦魇是什么?”
仲堃仪摇摇头:“还未看清就已被惊醒,本王如何知道那是什么?”
那人从袖中掏出一个小香炉,燃了之后,绕着仲堃仪走了一圈,最后将香炉置于书桌之上,看着仲堃仪渐渐合上的眼睛轻声道:“那便让王上,再看一遍吧。”

二、
困扰仲堃仪的梦魇,说到底也不过是他的心魔。这一路走来也算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可他踩着的都是谁的尸首?
他不能记得,也不想去记得。
可是有人不想放过他。
孟章生前的样子一直缠着他,于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那个少年君王初在学堂与他相遇时的场景,加封他为上大夫时的场景,拍着自己的肩说自己于他是独一无二时的场景。
然后他看到的是天枢国亡,自己三叩首后决绝离开时的场景。
那个少年君王眼中的神情他看不清,只因他当初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对了,他的梦魇是孟章。
是他给了自己走入仕途的机会,是他临终前还无条件的信任于他,也是他……成为了自己夺得天下的道路上第一具尸首。
这个人如何能忘?这个人如何敢忘?
仲堃仪睁开眼睛,那道士看着他,拢了拢袖子,道:“这天枢旧王的执念附在玉印之上,王上所作这幅画又倾注了对他的思念,故而……天枢王余有魂魄不愿归顺地府,在此流连,无法转世投胎。”
“王上想要消除这梦魇有两法,一是由在下将这余下魂魄的心愿了了,好让他转世投胎,这二嘛……”道士突然不言语,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仲堃仪听到孟章的魂魄还留在此处时竟隐隐有些惊喜,道:“但说无妨。”
“这解铃还需系铃人,第二种方法就是王上在梦中解开自己的心结,只是这方法冒险的很,稍有不慎,王上便会沉溺于梦境之中,再也醒不来。”
“若是本王不想让他走呢?”
“请王上三思,这样不仅会折损您的阳寿,待天枢王归于地府之后,怕是也会因为损伤凡人阳寿而被打入地狱的。”
仲堃仪袖中的手握的紧了些,忽的问道:“若是……本王能够长生呢?”
道士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他会有这种想法:“王上,长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见他没有否认,仲堃仪又问:“这么说,这个方法可行?”
那道士不说话了,摇摇头,继续看那孟章的画像去了。仲堃仪却也不恼,唤来宫人,又下了一道旨意。
——凡可使其长生者,赏。

三、
正是因为这事,共主的心情这几日才这么差。
那道士被他安排在宫中暂且住了下,前来引荐长生之法的人也是不少,可没一个有用的。仲堃仪心有不甘,那道士明明是知道什么,可是对他只字不提,这几日连孟章的情况也不肯说,只对他要不要消除梦魇一事关心得很。
其实仲堃仪哪里是不想消了这梦魇,他已经几个月没有睡过安生觉了,只是现如今他知道缠着自己的是孟章,他就不忍心了。
说到底还是觉得自己负了他。
既然他还愿意见他,又不伤他,就说明自己还是有被原谅的可能的。既然他不肯转世,那就让他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好了。

评论
热度(20)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