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阴阳师/御魂】昔

*我流御魂的小故事,名字是什么能吃么
*私设如山ooc
*大概会有后续吧

御魂塔外的树林里,针女正倚在树枝上瞧着不远处有人在那儿敲着木鱼,离得有些个距离,所以也就瞧不真切听不清楚嘴里念叨着什么。
针女看了一会儿,冷哼一声,单手撑着身下的树枝一个翻身跳了下来。
——真是无趣。

那和尚是前不久八岐大蛇带回来的,众人瞧着新鲜,八岐大蛇说他的名字是地藏像。
御魂塔内的御魂虽说不是恶到人人诛之的地步,但毕竟也是鬼怪妖魔,那和尚看上去怎么也跟他们不是一路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便是生来就是鬼怪妖魔,谁又能说害人的意愿是天生的呢?故而,被带进御魂塔的,除了能力,多少也都有点故事。地藏像不善言语,这故事从他嘴里说出来估计是不大可能了,御魂们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编了十几个版本的话本子——管他对不对,主要是为了找乐子。
地藏像是真不善言语,从来了之后说过的话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连火灵都跟他搭不上话。
直到前几日,夜半时分的御魂塔外总传来奇怪的声音,吓得雪幽魂和火灵互相抱着往角落里缩。
众所周知的,针女脾气不好,还护短,赶上被吵醒的起床气差点抢了心眼的大太刀冲出去砍人。
八岐大蛇打着哈欠从顶层下来,看着自己这些个手下一副苦大仇深还半夜不睡觉的样子,随口问了句。听了人几句前情提要赶紧把针女给拦下来了。
八岐大蛇比了个噤声的动作,轻声道:你们不觉得这声音耳熟吗?
御魂们歪歪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地藏像?
八岐大蛇点点头,把人都哄回去睡觉了,临走还拍了拍针女的肩膀。
针女皱着眉收了发丝上的针,转身回房间去了。

针女看地藏像不顺眼,从刚见面的时候就看他不顺眼。
“大师。”针女抬手拦住地藏像,嘴角挂着一丝笑,歪头看他开口,“听说大师厉害得很,能否与妾比试一番?”
地藏像手上拨着念珠,垂眼仍是一副虔诚的样子:“贫僧不敌施主,即便比试也毫无意义,莫要浪费了施主的时间。”
针女一愣,等他都走过去了才反应过来,见人真是没有丝毫搭理自己的样子,也不太好再去拦人。
“大师是在向谁寻求庇佑?”针女索性倚在门边开口,“神?魔?佛?”
“……”地藏像停下来,终是转头看了她一眼,“施主认为呢?”
“妾只知道这世上能够寻求庇佑的,只有自己而已。”针女抬起手,柔软的发丝突然尖锐起来,擦着地藏像的脸侧扎进树中,目不斜视的从人身边走过,发针随着她的动作变回柔软的头发收回到原本的地方。
“什么佛,什么法,不过皆是些骗人的把戏而已。”针女嗤笑一声,反问道,“大师说,是不是呢?”
地藏像听着人渐远的脚步声,许久才叹了口气,轻声道:“施主所言……极是。”

评论(5)
热度(25)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