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唐言羽ଘ(ㅅ´ ˘ `) ଓ
戦国阴阳师刀剑三国战b全职基三~
织田家臣/天下布武
偶尔写写脑洞教练我想当个段子手(´・ω・`)
三俗精分杂食党(´・ω・`)
求同好ଘ(ㅅ´ ˘ `) ଓ

求绑定画手啊么么哒▽~

  唐言羽  

【阴阳师/红茨】转生(上)

*眼看着七百粉了赶紧回来还点文
*红茨/微酒茨/酒红,私设如山ooc
*红叶转生梗,没写出帅气的红叶狩……伤心……
*我在写什么奇怪的东西……明明是要轻松逗比向的……

———————————————— 
茨木童子站在枫叶林前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可能是自己还没有醒酒。
他本来是打算在酒吞童子不在的时候去枫叶林搞搞事,不对,散散步的,结果他目睹了一个十分崩裂三观的场景。
一个身着蓝色和服的妖怪站在枫叶林里,像是有些苦恼的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看着自己一马平川的胸部叹了口气,随后便开始闭上眼睛念着咒语,然后……
这个妖怪就变成了红叶。
茨木童子有点想抽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然后他就被发现了。
“红叶”猛地转过头看向他,还不等茨木组织措辞,就听那个平时对他还算温柔的红叶恶狠狠地喊:“出来!”
茨木童子愣了一下,然后一副要打架的姿态走了过去。
“你……谁啊?”红叶皱着眉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语气稍微缓和了些。
茨木童子刚想回答就反应过来不对了:你不认识我!?就算我没有挚友跑的勤,你也不至于不认识我吧?!上次不是还一起喝酒来着吗?!茨木有点委屈,他觉得自己作为大江山二把手,现在的状况明显丢了大江山的脸。
红叶见他不回话,以为他不会说话,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不会说话?”
“你才不会说话。”茨木童子呲牙,“吾乃茨木童子……”
“你就是茨木童子啊?”红叶一脸恍然大悟,“那个变成女人然后被渡边纲砍了一条胳膊的茨木童子?”
……如果你不把前因后果省略的这么让人引起误会的话,我还是会承认的。茨木童子发誓,他从来没有这么想打死一个人,或者妖。
“红叶你……今天没吃药吧?”茨木童子强忍着怒气挤出这句话,然后“嘭”的一声,面前的红叶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样子。
“啊……时间到了……”对方看着自己又平坦下去的胸,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而对受到惊吓的茨木童子解释道,“你认识的应该是刚才那个样子的鬼女红叶,吾是她的本尊,第六天魔王,红叶狩。”
茨木童子觉得可能自己还是没睡醒,再睡一觉就好了,再睡一觉红叶就变回之前那个好看的大妹儿了。这么想着,他找了一个枫叶堆,一头栽了下去。
红叶狩看着放弃思考的茨木童子,一边拽着他的腿把人拖走,一边感叹道:“年轻人不要逃避现实啊。”

反正不知道是那堆枫叶趴着太舒服还是怎么的,总之茨木童子被拖走的时候倒确实是睡着了。
他梦到红叶坐在枫树枝干上,拖着下巴笑嘻嘻的看着他,在他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冲着他挥了挥手,然后隐在枫叶中,不见了。
等他醒的时候红叶狩正趴在床边托着下巴看他。
“梦到了什么?”红叶狩似笑非笑的问。
“……与你无关。”茨木童子皱了皱眉,“红叶呢?”
“不就在这儿吗?”红叶狩抹了把脸,鬼女那张漂亮的脸又出现在茨木眼前。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人扯着深V还没胸的话,他真的会相信这只是红叶和他开的一个玩笑。
红叶狩变回自己原本的样子,虽说那张脸除了棱角分明些之外,和红叶至少也有八成相似,但就是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勾起一边嘴角的时候明显笑的有点嘲讽还有点欠揍。
“红叶是我的分身。”红叶狩又解释了一遍,“准确的说是我的分身之一,我把她留在了这片枫叶林中。”
“那现在呢?”茨木童子问,“为什么你在,红叶不在?”
红叶狩脸上笑意更甚:“你很在意她?你不是讨厌她吗?”
茨木一时语塞,盯着那张脸恍惚又想起他第一次单独见红叶的时候,鬼女端着酒杯冲他一笑,问:“你不是讨厌我吗?因为酒吞。”
“不是的……”茨木童子支吾了一声,“我不是讨厌红叶。”
红叶狩没说什么,只是抬手将别在脑后的头饰摘了下来放在茨木手心里,然后淡淡的说:“红叶已经死了。”
茨木握着头饰愣愣地看着他:“喂……骗人的吧?”
“红叶原本就没有多久的寿命,我原本以为她撑不到这么久的时间,可没想到她会吸食人类,导致自己鬼化延长生命。”红叶狩用手比划了一个弧度,指了指自己总结道,“现在她又回归于本体了,并不是什么坏事,于任何人而言。”
茨木童子觉得自己一时间有点不能接受这个事情的发展,下意识的喃喃道:“吾友……”
“什么?”红叶狩凑到他旁边。
“吾友会伤心的。”茨木童子倒在床上,语气里有些悲伤,“他很喜欢红叶。”
红叶狩斜眼瞟了他一眼:“酒吞童子?”
床上的人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红叶狩沉默了一下,起身走了出去。
真是个奇怪的妖怪。红叶狩看着门前堆着的枫叶,微微回头瞥着屋里的人在心里盘算着:要不……吃了?

红叶狩原本是没打算出现在这里的,只是先前原本打算借源家之手肃清这个世界的计划被比叡山的僧侣破坏了。
他会突然回来收回红叶这个分身,也是因为鬼化后的红叶能力远远强于从前,虽然不能完全恢复,但是对红叶狩来说已经是很好的“食物”了。
鬼怪的力量除了自己修行之外,也有通过吸食别人来增强自己的力量。红叶就是如此。
越是强大的“食物”,越有利于提升自己。红叶狩想着茨木童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妖气,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
茨木童子在枫叶林又呆了小半天,随后就回到大江山了,孰不知红叶狩现在正坐在自家房顶上思考,他大江山的二当家到底是红烧好呢,还是清蒸好。

茨木童子再来枫叶林的时候,红叶狩有点惊喜,他倒是想过茨木可能会回来,但是这个进度有点快。
——哎呀送上门的食材,今天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怎么吃了。
红叶狩在内心琢磨着“茨木童子的一百零八种烹饪方法”,笑的十分吓人。
茨木童子看着这个笑的不明所以的妖怪,嫌弃的往边上挪了挪:“喂,红叶狩。”
“怎么?”红叶狩凑近了些,看到茨木上半身明显往后躲的动作有些不满道,“你那是什么样的表情啊?”
“总觉得你没在想什么好事。”茨木童子说的很直白。
红叶狩呵呵两声,转了个话题:“你来找我什么事?”
茨木童子也是容易被带节奏的人,一听他这么说,下意识的问:“红叶……还能回来吗?”
“不能。”红叶狩哼哼两声,“分一个分身出来会损耗我的力量,我拒绝。”
“一个分身而已,会损耗多少?”茨木童子不以为然,“什么第六天魔王,也不过如此,论强大,你和吾友还差的多呢。”
红叶狩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好歹京都那帮闲得无聊说书的人都会夸他比酒吞更“风华绝代”,更何况茨木又没见识过他的实力,凭什么说自己不如那个啥啥酒吞童子!有本事打一架啊!是男人就正面刚啊!
“哼,如果不是被那个什么平维茂手里的降魔剑所伤,这个人心腐朽的罪孽世间早已经被我肃清了!”红叶狩咬牙道,“更不要说会沦落到收复分身来恢复力量了。”
茨木童子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空荡的袖子,抬眼看着红叶狩问:“那你要如何恢复?”
红叶狩只当是这个有点耿直的妖怪怎么莫名其妙担心起自己了,却不知道茨木心里盘算着如果他能恢复,那红叶没准也能回来了。
“我需要'食物'。”红叶狩盯着茨木童子的脖颈,慢慢的凑了上去,“吸食强大的妖怪,我就可以快速的恢复。”
“哦。”茨木童子把红叶狩的头拍开,“自己找。”
……我不是找了吗????红叶狩捂着头莫名其妙。
茨木童子手里的球一闪一闪的,眼里略带了些危机感:“你凑上来干什么?”
红叶狩啪的按住茨木童子的手,把人压在身下,凑到对方耳边一字一顿的说:“吃你。”
茨木童子反应了两秒,然后屈膝顶在了红叶狩的小腹上:“虽然我很强大(但是比酒吞还差了点),但是我还不想成为别人的狗粮。”
红叶狩捂着肚子缩到一边,内心无比悲凉。他本来以为茨木看着他这张脸能下手轻一点,所以也没太用力,结果猝不及防被打了脸:狗粮是个啥……妈的……下手真黑……
“你不是想见红叶吗?”红叶狩倒抽着冷气,脑子还十分清醒的跟茨木开条件诱导他,“我恢复了就能让红叶回来,你不愿意?”
“……但是红叶回来也不会喜欢吾友。”茨木童子皱了皱眉,言下之意就是红叶要是和酒吞在一起了,那皆大欢喜,反正有第六天魔王的力量加持,大江山的势力只会更强,但是如果红叶狩骗他,那就出问题了。茨木童子点点头,显然觉得这笔买卖不划算,“我不信你。”
红叶狩挑了挑眉:“红叶不喜欢他,不是正合你意吗?”
“不一样。”茨木童子反驳道,“如果红叶只能扰乱吾友的心神,我自然不会同意,但是……”
“你在觊觎吾的力量?”红叶狩眯起眼睛,身上散发出危险的妖气,他站起身俯视着被突如其来的气场压迫的茨木童子,不由冷笑一声,“可悲的鬼之子。”
“你的力量,吾要定了。”红叶狩看着尝试挣脱这种压迫感的茨木童子,忽然想到什么一样,又弯下腰凑到茨木耳边道,“不过吾听说要让食材保持开心,味道才会发挥到极致,所以——”
“吾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如何?”

评论(3)
热度(67)
© 唐言羽 | Powered by LOFTER